请叫我阿黑家的小白

古风控,文字控

“咚”李希侃狠狠地跺了一脚,灯还是没亮,“昨天不是刚修好的吗,怎么又坏了”心里直犯嘀咕。
   李希侃住在一栋老式小区,上下楼没有电梯,但是很奇怪,每次下班回来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上楼,除了前天遇到了一对情侣,刚刚走过去的大妈是这个月见到的第三个人,真是奇怪,17:00多很多人都没下班吗?就这样想着走到家门口,灯亮着,看来毕雯珺已经回家了。转动钥匙开门,
“哎,你买了咖喱”
“不仅有咖喱还有牛肉呢”
“这么好的吗”
“快去洗手准备开饭喽!”
………
………
“雯珺,你说我们会是明年分手还是后年分手啊?”
“………”
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“别想那么多”
………
………

回来了

“道长,你恨我吗?”
“什么叫做恨什么又叫做不恨?”
这是晓星尘醒后的第三年,没有悲没有喜,没有恨没有怨,他在薛洋身边待了三年


“回来了?”
“回来了”
“今天吃什么?”
“糖醋排骨”
“阿菁”
“嗯?”
“最喜欢了”
“你还是恨我”
“我只是觉得天凉了,阿菁该会冷吧”
“下雪了小瞎子高兴都来不及,她又可以打雪仗了”
沉默了许久,久到薛洋觉得晓星尘不会再开口了
“下雪了,阿菁,还会看见吗?”

室友是室友,朋友是朋友,利用你的人就不要把她们放在心上,要学会孤独,要学会不悲不喜,无爱无恨。
不要和莽夫去交流高雅,要和相知去讨论思想

看清了很多人,却不能随意拆穿;讨厌着很多人,却又不能轻易翻脸。有时候,生活就是要逼自己变得逆来顺受,宠辱不惊。觉得这句话说的真好,真对!

心理上的成熟才是真的成熟,学会面对所有的事儿才能真正长大,人生不需要刻意让别人开心,也没必要勉强委屈自己,只要不伤害别人,不愧对自己,不损人,不利己,乱流之中,把握此心,即可!

没人扒过这两张图吗?感觉好像啊

幸福或许就是别人的一句谢谢吧,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让我抑郁一天的心情变好。

总是和自己说不要去在意别人的想法,却还是会因为他人的三言两语而难过伤心,我总觉得自己不够豁达,总是长不大,可有时候想想,生活不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吗,我们终归要经历很多才会变得成熟,愿自己变得越来越从容…

无名


我是一个游魂,我生于地府长于地府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,好像千百年来就是如此,孟婆说我生前做了很多错事儿,总是算计人心,阎王不让我投胎。

从此,我成了孟婆的小跟班,每天就是煮汤,舀汤,给别人端汤。

直到一天,地府来了一个男子,我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肯投胎,他老是跟着孟婆,他肯定想抢我的功劳,哼,才不会让你得逞。

地府的丫头们总是跟着小琰,她们老是说,小琰好帅!没错,小琰就是那个新来的老是跟着婆婆的男子,我觉得他这样是徒劳,我那么乖,那么勤快地煮汤,婆婆一定更喜欢我。

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小琰很呆,每天板着一张脸就像一头不知道笑的笨牛,,每天就只知道跟在婆婆后面,虽然更多时候会理一理他的只有我,因为我也很无聊,千百年来都在做着一件事儿,小琰的出现倒是让这份宁静出现了裂痕。

我有时候也会在想,我以前是什么样,难道我以前是个坏人嘛,婆婆总说我生前爱算计人心,可是,婆婆又说我是个可怜人,我到底是什么人呢?为什么阎王爷爷不让我投胎,地府好无聊啊。

我很好奇小琰,他每天给婆婆生火儿,乐此不疲,他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,为什么婆婆从来不说他的事儿?

我今天憋不住了,我真的可好奇了
“小琰,你生前也算计人心吗?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“那阎王爷爷为什么不让你投胎?婆婆说,我就是因为算计人心所以才不能投胎的”

好久好久小琰都没有回答我,我都要收拾东西回去睡觉了,“无名,你想投胎吗?”

“啊?”无名是我的名字,可这,还是小琰第一次这么叫我呢,平时他都只是看着我,久久不说话。

“你想投胎吗?”他又问了一遍,可是似乎并不想要我回答,因为他在自顾自地说下去,“我活着的时候很笨,弄丢了兄弟,弄丢了爱人,我总记着他的那句此生一诺,来世必践,我以为他会比我早投胎,我以为当我是孩子的时候他或许已是中年人了,可是当我真的来了,却有人告诉我他没有投胎,我听说他在等我”

小琰没有再接着说,他只是看着我。

“然后咧?”,我问

“然后,我听说他为了等我,放弃了重生的机会,放弃了前世的记忆”

我永远都会记得小琰当时的眼神,就像是泡在了一缸的海水里,咸的我都心疼了

“那你找到他了吧”

“找到了”

“他还好吗?”

“没了成年后的稳重,倒多了点儿年少时的调皮”

“感觉,他是个很好的人啊!”

“是啊,他是个极好的人,极好的人”

我看见,小琰笑了,我觉得小琰笑起来真好看,比地府里的那些丫鬟、小鬼好看多了,所以,我也想笑了……

    我没想到我会因为抗战必胜四个字流眼泪,真的是好喜欢王天凤啊,在他和明楼握手的那一刻他不再是一个军统的人,他只是一个单纯的抗日者,一个为了抗战胜利可以付出一切的人。我想,他真的是很珍惜明台这个学生的,真的是很珍惜这一段师生情谊啊,所以才会有那一句当然,才会由衷地希望明台幸福…